疯狂的尿酸:读懂尿酸远离痛风
栏目: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4-05-16
 现象级畅销书作者,著作引进32个国家和地区,销量累计超100万册。多年来,他始终致力于研究生物医学领域的前言发现,以促进人类利用科学研究成果改善健康状况为己任。他本人曾获多种奖项,包括迈阿密医学院颁发的朗特里研究奖,以及因他在神经退行性疾病领域的开创性研究而荣获的莱纳斯·鲍林奖。  每年的4月20日为世界痛风日,又被称“全民关注痛风日”。为什么是4月20日呢?因为420微摩尔/升是高尿酸血症的

  现象级畅销书作者,著作引进32个国家和地区,销量累计超100万册。多年来,他始终致力于研究生物医学领域的前言发现,以促进人类利用科学研究成果改善健康状况为己任。他本人曾获多种奖项,包括迈阿密医学院颁发的朗特里研究奖,以及因他在神经退行性疾病领域的开创性研究而荣获的莱纳斯·鲍林奖。

  每年的4月20日为世界痛风日,又被称“全民关注痛风日”。为什么是4月20日呢?因为420微摩尔/升是高尿酸血症的诊断界值。将世界痛风日定在这一天,是为了提高人们对这两种疾病的认识,进而唤起大众对高尿酸血症和痛风这一健康问题的关注。

  据《2021中国高尿酸及痛风趋势白皮书》显示,我国痛风总体发病率为1.1%,患病人数多达1466万。此外,曾有报告预测,到2024年,中国的痛风患病人数将达到4330万,而到2035年,这一数字可能进一步增长至5620万。

  而作为痛风直接推手的高尿酸问题也越来越普遍,目前高尿酸血症已成为继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之后的“第四高”。

  最可怕的是,痛风和高尿酸血症都呈现低龄化趋势,在年轻人群中的发病率逐年上升。可以说,痛风和高尿酸都正在变成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性健康问题。我们每个人都要对其高度关注,为了自己,或者为了家人。

  但是,人们对这两种疾病的认知和管理存在很大的误区。我们必须真正搞懂高尿酸是怎么回事,纠正认识上的误区,才能找到最佳的健康管理方案。

  在从猿到人的进化过程中,我们的祖先为了自己的生存与繁衍,破坏了制造尿酸氧化酶所需的基因,把它们变成了“假基因”,简单来说,就是编码尿酸氧化酶的基因发生了突变,从而阻止我们的祖先及我们生成这种酶。这种酶能将尿酸转化为其他容易被肾脏排出的物质。体内缺少这种酶,将导致人类更容易出现尿酸水平升高的问题。

  《疯狂的尿酸》的作者珀尔马特博士告诉我们“我们人类进化历史中所获得的基因突变,导致我们的尿酸水平远远高于未经基因突变的灵长类祖先。我们的尿酸水平也远超其他哺乳动物。”

  约80%尿酸来自细胞,来源:《中国高尿酸血症相关疾病诊疗多学科专家共识》

  这一切发生的机制非常复杂。简单来说就是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尿酸水平升高对我们人类而言曾是一种生存机制。因为尿酸可以帮助早期人类储备脂肪并且获得产生胰岛素抵抗,从而起到维持生命的作用。

  虽然导致尿酸氧化酶基因失活的这几次突变在数百万年前确实对我们有所裨益,这种强大的生存机制保障了我们祖先的生存和繁衍,但是,它们也夺走了我们原本自身拥有的一些能力,使我们无法彻底清除体内尿酸,无法避免血液循环中尿酸过多而产生的副作用。

  所以,其实,我们作为人类,每一个人都有高尿酸的风险,稍有疏忽,就可能被高尿酸和痛风缠上。

  高尿酸和痛风还有一个特别让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一旦被它们缠上,就难以摆脱。很多高尿酸和痛风患者都有这样的体会。按理说,嘌呤的摄入减少了,体内嘌呤总量就会减少,尿酸水平会迅速下降。

  可是,事实上,这种单纯控制饮食的效果并不好,大多数人的尿酸水平并不会在开始低嘌呤饮食后就会很明显地下降。就算好不容易通过严控嘌呤把尿酸值降至正常范围内了,稍微一放松饮食管控,尿酸值就又会再次升高,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令人沮丧?我们似乎拿高尿酸和痛风无可奈何。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坐以待毙。只要我们提高对尿酸的认知,积极应对,就能远离痛风和高尿酸。

  我们要改变对高尿酸的基本认知误区——高尿酸是因为嘌呤摄入过多。这是大家的普遍认知。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人体内嘌呤分解代谢后会生成尿酸。这个说法本身没有问题,嘌呤代谢之后的确会生成尿酸,但是这个观点有局限性。

  珀尔马特博士在《疯狂的尿酸》中指出“人体内大约2/3 的嘌呤是内源性的——它们是由人体自然生成并存在于细胞内。”

  也就是说,哪怕你一点儿嘌呤都不摄入,你的体内每天也会有嘌呤生成。因为你体内的细胞一直在不断地死亡和再生,这些受损或死亡细胞会释放出嘌呤。

  每个人体内都是这样,都源源不断地有嘌呤在生成。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有高尿酸的问题。嘌呤本身并不是问题,正常情况下,嘌呤生成的大部分尿酸会溶解在血液中,经由肾脏,随尿液离开身体。但若是人体正常的排尿酸行为受阻,尿酸就会在血液中积聚至高浓度。

  可见,尿酸升高,不是吃的嘌呤太多了,而是代谢出了问题。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对于高尿酸和痛风患者来说,它非常重要,可以让人摆脱尿酸反复升高的困境。

  《疯狂的尿酸》的作者珀尔马特博士经过对260多篇最新医学研究成果的考究,一针见血地点明:“导致现代人尿酸水平升高的主要因素,毫无疑问,就是果糖” 。

  在国内很多医生和营养师也都在强调这一点,但似乎并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在大家印象中,果糖是相对“安全”的一种糖,因为在低糖饮食的风潮下,很多专家都在告诉大家:果糖不会直接导致血糖水平升高,它对人来说很健康。

  但事实上,在身体代谢果糖时会有尿酸生成,更糟糕的是,高水平的尿酸会进一步激发果糖激酶的作用,从而促进果糖代谢。对人体而言,这是可怕的恶性循环。要想有效降低尿酸,我们首先要做的应该是严控果糖,打破这个恶性循环。

  有5种补剂经科研证实,有降尿酸的作用,包括槲皮素、木犀草素、DHA、维生素C、小球藻。

  总之,想要降尿酸,需要做的事情不仅仅是控嘌呤。我们必须强化这个认知,才能可以更好地预防和控制痛风和高尿酸血症,提高生活质量,实现整体健康的真正提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